2012年5月13日 星期日

畢業典禮--福州街無名烤玉米


上週二到福州街買烤玉米,老闆顏老伯看到我開心的說:「幸好你有來,下禮拜就找不到我了!」還沒回神,老伯補充道:「我這個週日就要『畢業典禮』了」。在國語日報旁賣玉米賣了四十六年,從三十多歲賣到七十八歲,老伯終於決定退休了。

雖然很愛這個小攤子,但老闆年邁又後繼無人,結束經業是遲早之事,我也早有心理準備。然而,每次下午經過福州街還是不能望情地探探頭,遠遠看見騎樓下的推車,心中總是感到安慰。無論如何惋惜,無奈的一天終於到來。

當天買了八隻烤玉米,四隻沾鹽水烤,四隻沾醬烤,分送給家人吃。今天週六下午大雨後,又與朋友來到福州街,買最後一次玉米。



福州街上,攤子旁邊,週六下午排了許多人,似乎都是老顧客,都趕來吃最後的烤玉米。推車上掛出牌子,原來提前一天在 5/12 日結束營業,週六就是最後一天,還好今天趕上了。我同樣買了八隻玉米,等待的時候,老伯開心地請我們吃了特別的料理:生玉米插進碳火裡燒熟,然後用鋼刷刷去焦黑的表面,抹鹽水再烤乾的「祖蕃麥」(「祖」字為台語讀音,不知道該作哪個漢字?)。


沾鹽烤的玉米,香酥順口,滋味雋永,與沾醬各有千秋,許多熟客愛吃這味。


沾醬的烤玉米



從小到大,很多喜歡的店都一一離我而去。遇到好吃的店、聊得來的老闆,總是不知不覺在心中產生依賴,有所寄託。我尤其喜歡很 local,沒有規模的小店,偏偏這種小店老闆年紀多半不輕,又往往後繼無人。時光荏苒,物換星移,每次能吃到都是福氣。有些人小時候在國語日報上作文課,下課後買一根烤玉米吃,數十年後發現當年的玉米攤依然健在,吃到同樣手法同樣味道的烤玉米,那不知道是多麼深厚的福份。然而,這樣的情景,在今天終於來到了盡頭。

5 則留言:

Martin 提到...

有天中午吃完蔡萬興過來找這家玉米攤,問了半天才知道只有下午營業,沒法度。我可是連一回也沒嘗過啊,真傷感 ...

guoan 提到...

我今天和昨天找了兩天都沒找到,
看到你這篇文章,才知道已經退休了,
我還沒吃過,真的是殘唸啊!~~QQ

Jim 提到...

你好我是路過的訪客,看完你這篇文章非常的喜歡,事實上我很少讀到這樣充滿人情味的文章,看完忍不住留言,謝謝版主熱情的書寫這些(無法抑止的)不斷消逝的人、事、物。

WF 提到...

Jim 您好,謝謝您的鼓勵!小弟會再接再厲 :-)

uky653 提到...

讚~免費視訊
視訊辣妹 -
0401影音視訊交友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