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9月5日 星期日

北京簋街「蘇力坦」新疆餐廳

吃完東興順爆肚張,離開什剎海,沿著地安門外大街往南走,買了兩斤「秋栗香」的烤栗子,再到著名的「文宇奶酪店」吃奶酪。北京的奶酪質地幼嫩,吹彈可破,更有個酒香,非常好吃。文宇的也算不錯,但仍不及兩年前在「文竹」吃到的那麼香醇。可惜文竹已於去年歇業,再也吃不到那味道了。

下午在王府井逛了半天,卻沒看到想吃的餐廳。直到晚上十點王府井一間間百貨都打烊了,沒東西吃,只好往北京傳說中的宵夜街「簋街」出發,吃「蘇力坦」新疆烤串。第一次來到簋街,週日晚間十一點時分,整條超過一公里的大街仍然燈火通明。走了將近一公里,終於找到了「蘇力坦」餐廳。當時店內沒客人,燈光灰暗,老闆正在掃地。坐定之後,照例先來一罐燕京啤酒,再點了芥末菠菜、烤[餐曼] ,再隨意點了十來支牛羊雞烤串、最後又加點了一盤新疆哈密瓜。北京夏天盛產桃子與瓜類,水密桃、哈密瓜都十分可口,又遠比台灣便宜。北京鬧區有許多小販,把哈密瓜削成薄薄一長片,串在竹籤上,一串一元人民幣。在路上邊逛邊吃這瓜串,十分消暑。


蘇力坦頗有清真餐廳的格局,店內雖無裝潢但十分乾淨,廁所更是遠高於一般北京餐館的水準,另人可喜。老闆據說是新疆人,不太會講北京話,從頭到尾不停打掃,忙個沒完,也是奇特。過不多久芥末菠菜首先上桌。外觀和常見的清炒菠菜一般無二,但口味非常刺激,只得一小口一小口細細咀嚼,以免嗆到。菠菜火候恰到好處,質地也細,口感正好。可惜不冷不熱,既不是涼菜,又少了香熱的鑊氣。接著老闆拿出一張磁盤,放在桌上,然後烤串逐一上桌,一把一把堆在盤子上。

雞軟骨

牛板筋

雞心、雞腿

羊肉

雞胗

八年前初訪北京,當地人帶我去吃了新疆烤串,從此念念不忘。新疆烤串用孜然等香料調味,配上北京當地鮮嫩的羊肉,無疑是天作之合,美味無匹。台北最近幾乎似乎也有些新疆烤串的小販,但水準遜色太多。台灣的羊肉、雞肉其實不錯,但調味完全走調,雖有孜然的味道,但不是太淡,就是氣息渾濁,一點也不香,殊無動人之處。「蘇力坦」的烤串是否道地,我不知道,但本身無疑是好吃的烤串。最厲害的是調味,香料看似下得不重,但香氣逼人,馥郁可口。更難得的是,孜然的味道雖強,卻清新可喜,沒有半點引人不快的濁氣。張口咬下,鼻腔嘴唇就先感到一陣暢快,心曠神怡。食材也不錯,但相對之下不如調味那麼讓我驚喜(主要也是台灣的「新疆口味」實在落差太大)。羊肉如北京正常水準,柔嫩鮮美,毫無羶氣,初嘗還以為是雞肉。牛板筋肥厚耐嚼,而且還有湯汁。至於雞肉、雞內臟就普通了,台灣的雞肉還是比較強些。雞肉裡最好吃的是雞翅,外皮略焦,裡面的肉熟得恰好,鮮嫩多汁。


烤串吃了半盤,開始飽漲之時,一大盤烤[餐曼]上桌。老闆娘說這是饅頭壓薄,灑上香料烤成。現烤現吃,麵皮口感像 pizza,但上面的調味卻是孜然等香料,兩者合一,頗為新奇。只吃了兩片,最後打包帶走。第二天放冷了,餅皮變硬,吃起來卻像蘇打餅,上面的氣息依舊芬芳。回到台灣再拿出來吃,聞到那股清香,既覺得遙遠,又感到迷戀。

3 則留言:

tomohisa 提到...

看了您的文,真想立刻衝去北京吃烤串跟羊肚~~這幾樣東西都是我愛吃的呀~~ XD

WF 提到...

大哥您居然喜歡吃爆肚啊,真驚訝!北京流行的料理真的台灣差滿多的,很有特色,而且台灣都吃不到。我現在每天都在想念豆汁兒和焦圈呢。

tomohisa 提到...

豆汁兒和焦圈!您真內行!可以做老北平人了~! d^^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