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9月15日 星期一

延平大飯店

2008年九月十日是我搬離新竹的日子。我在新竹七年的時間,就在這一天結束。

一直忙到半夜,我終於把房間清理乾淨,把地板和窗台仔細地擦過,將所有留下來的傢俱檢查一遍,包括一張長桌、一座衣櫥、一個三層櫃、兩把椅子。然後把剩下的行李通通搬到車上,在九月十日的深夜,九月十一日的凌晨,我坐上爸爸的車子,準備告別新竹。

車子剛才駛出巷口,爸爸說餓。於是,在離開新竹前,我帶爸爸到延平大飯店吃宵夜。

我其實不餓,但還是點了很多東西。一人一碗香菇意麵,加上炸肉、炸豆腐、燙青菜、涼筍,再來兩碗湯,一碗骨仔肉湯、一碗貢丸湯。

炸肉非常好,比我所吃過的紅燒肉都好,勝於台北迪化街口民樂旗魚米粉攤子賣的炸紅燒肉。香菇肉燥意麵或許只能說普通,但倒也清爽可口,在新竹這四處油麵,多以油蔥調味的地方來說,這樣的意麵已經是異數。至於炸豆腐、涼筍,也都有一定水準。只有燙青菜不太行,用的菜有一點老,纖維很粗,爸爸吃幾口就放棄了。

最後的兩碗湯,非常精彩。

延平大飯店和新竹西大路某廟口肉圓一樣,骨仔肉湯和貢丸湯是用不同的兩鍋湯煮出來的。骨仔肉湯以薑絲去腥,裡面除了骨邊的肉屑之外,還有大片的肝連。肝連燉到軟嫩,卻仍保持彈牙的口感,非常好吃。貢丸湯則用芹菜提味,貢丸維持新竹一貫的高品質,香Q有味。這兩碗湯,大約與廟口以及飛龍在同一個水準,新竹頂尖。我彷彿深怕忘記這樣的味道,很專心很努力的感受這兩碗湯的滋味。

在新竹的最後一天,夏末微涼的深夜,我和爸爸來到延平大飯店。這裡有最好吃的炸肉、骨仔肉湯、貢丸湯。然後,我上了車,真正告別了新竹。

我以後還會再來,但那時已變成了旅客。

沒有留言: